电脑版

江海证券遭重罚 三大业务暂停半年

时间:2020-06-30 07:52    来源:金融界

三大业务暂停,5名高管被罚,江海证券正经历至暗时刻。

6月22日晚间,哈投股份(600864.SH)发布公告,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江海证券收到证监会出具的监管措施《事先告知书》《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》。因其债券自营、资产管理、股票质押三大业务领域均存在问题,证监会拟暂停江海证券上述业务各6个月,并对5名相关高管采取认定为不适当人选并限制有关权利等监管措施。

对于刚刚在5月份营收、净利润双双为负的江海证券来说,该罚单可谓“雪上加霜”。从6月23―29日3个交易日里,哈投股份也深受其累,股价下跌近10%。

今年3月新《证券法》落地以来,监管部门明显加强了对券商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。“证券公司+高管”双罚制频现,既要对违规公司进行处罚,还要对公司内部直接主管责任人、其他直接责任人进行处罚。

时代周报记者统计,今年以来,除了江海证券,还有华林证券、首创证券、中山证券先后受到“公司+高管”双重监管处罚。其中,华林证券被限制新增各项业务规模3个月;首创证券债券自营被暂停业务3个月;中山证券被限期改正,暂停新增资管产品备案,暂停新增资本消耗型业务等。而相较之下,江海证券三大核心业务被暂停6个月,可谓罕见重罚。

三大业务关系一半营收

根据公告,江海证券存在三大问题:一是开展债券投资交易过程中,存在交易员资格管理及交易行为管控不足、标的证券和对手方管理不到位、合规管理和风险控制有效性不足等;二是开展证券资产管理业务存在违规新增通道业务、内部管理混乱、风险管理不到位等;三是开展股票质押业务存在业务决策流于形式、尽职调查不充分、内部控制不健全等。

证监会拟对江海证券作出如下监督管理措施:暂停债券自营业务、资产管理产品备案、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各6个月。

“相当于半条命没了”,6月29日,上海一家大型券商资管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这意味着在未来半年中,江海证券将失去债券自营、资管和股票质押新增业务收入,“这对一家券商的打击是很大的,尤其自营还是江海证券最主要的营收来源,一般来说,券商自营盘大部分资金都是投向债券的,权益类占比较小。即使半年后恢复业务,也会元气大伤”。

据哈投股份2019年报披露,自营业务是江海证券最主要的营收利润来源。

年报显示,江海证券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5.58亿元,同比增长23.73%。其中,自营业务全年实现营收5.68亿元,同比增长93.29 %,且占总营收比最高,达到36.46%。

此外,投行、经纪、资管、信用业务营收分别是3.92亿元、3.82亿元、1.16亿元和0.46亿元。时代周报记者发现,自营、资管以及股票质押所属的信用业务合计接近江海证券营收总额的50%。

而对哈投股份来说,江海证券是贡献最大的子公司。数据显示,2017―2019年,哈投股份证券业务营收分别为13.62亿元、15.55亿元和16.83亿元,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53.16%、56.35%和56.98%。不难发现,证券业务占据了哈投股份的半壁江山,且比例逐年提升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江海证券成立于2003年,是黑龙江省辖区内唯一的国有控股券商。拥有77家分支机构,包括20家分公司和57家营业部,其中33家营业部布局在黑龙江省内。

2016年,哈投股份通过重大资产重组收购了江海证券100%股权,随之,后者整体进入上市公司,完成曲线上市。哈投股份也从单一主业过渡到双主业,证券业务成为其最主要的营收利润来源。

上述人士分析表示,江海证券三大业务被暂停半年,必将影响其整体业绩,同时,对哈投股份未来业绩也将带来沉重打击。

时代周报记者发现,截至6月29日收盘,哈投股份是45家A股上市券商中唯一的“破净”股,今年以来,股价下跌26.18%。

被罚高管人均年薪数百万

除了三大业务暂停外,江海证券还有多位高管受罚。

包括江海证券债券自营业务分管副总裁饶晞浩、资产管理业务分管副总裁孔德志、股票质押业务分管副总裁蒋宝林。证监会拟对3人作出认定为不适当人选并限制有关权利的监管措施决定。

同时,葛新作为江海证券合规总监兼首席风险官,被给予公开谴责及限制有关权利的监管措施。董力臣作为公司总裁,主要负责人,被采取监管谈话措施。

时代周报记者根据江海证券官网披露的2019年年报发现,该公司向9位高管发放的税后薪酬总额为1570.68万元,人均174.52万元,其中40%采取延期支付的方式,期限为3年。

北京一家中型券商投行人士6月28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“人均税后175万元,相当于税前薪酬超过300万元。一部分薪酬延期支付在证券业并不少见,但如果在此期间被监管层采取监管措施,那么递延部分的薪酬大概率拿不到了。”

对于监管层指出的合规内控问题,江海证券将会如何整改?6月29日,时代周报记者曾联系其董秘孔德志,以及哈投股份董秘张名佳,但截至记者发稿,尚未收到回复。

哈投股份表示,公司将认真履行股东责任,督促江海证券全面加强合规和风险管理,并积极与监管部门沟通,严格落实监管措施决定,对相关业务进行全面整改。并承认,如江海证券本次被责令暂停部分业务的相关监管措施正式实施,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一定影响。

业绩亏损频繁踩雷

实际上,刚刚在2019年扭亏为盈的江海证券,近来日子并不好过。

哈投股份6月6日发布的月度财报显示,江海证券5月营业收入-1882.2万元,环比下降107.2%,同比下降128.2%;净利润-7319.2万元,环比下降149.5%,同比下降615.2%。

截至5月,年内累计营业收入为6.43亿元,同比下降42%;累计净利润为2.01亿元,同比下降58.1%。

同时,江海证券也深陷股票质押业务漩涡。6月19日,哈投股份发布了一则有关江海证券的仲裁公告。

内容显示,江海证券与梅河口金河德正创业投资中心(以下简称“金河德正”)因为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产生纠纷,涉及金额达0.95亿元,接近其今年前5个月净利润的一半。

除金河德正外,江海证券还踩雷*ST信通(600289.SH)、弘高创意(002504.SZ)、天广中茂(002509.SZ)、誉衡药业(002437.SZ)、天夏智慧(000662.SZ)、*ST赫美(002356.SZ)。其中,天广中茂连续20个交易日股票收盘价低于1元面值,已被深交所终止上市,目前正在退市整理期。2019年,江海证券对股票质押业务计提4亿元减值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在2019年券商评级中,江海证券从2018年的A级跌落至BBB级。现在又领重罚,在新一轮分类评级中,无疑再添“减分项”。

在多重危机之下,哈投股份也决定转让子公司自救。

5月29日,其发布公告,称为减少江海证券资金占用,提高资金使用效率,拟以不少于约3.64亿元公开挂牌转让江海汇鑫期货51%股权。